logo

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网站:http://bwzp.qikan.com

banner
2017年第7期

2017年第7期

           语音版       原貌版      手机版

本刊动态

《北京文学》的发行量为什么连续回升?

字体:

张艺谋坦言:电影依靠文学的兴盛而强大 如果文学期刊在今天这个历史环境中尚有生存之地的话,那么《北京文学》就应生存得更好。因你很难想象一个老舍、赵树理、杨沫曾任主编,一个因发表《海瑞罢官》被砌入历史的迷墙而引起巨大社会震动;一个发表过众多优秀文学作品,一个培养了诸多优秀作家的文学期刊会悄然消失。 文学是其他一切文字媒体的母体,好的影视作品几乎都是从优秀的文学作品改编过来的便是一个实证,《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改编成影视剧,风靡全国,家喻户晓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张艺谋就曾坦言电影依靠文学的兴盛而强大,这话如果更引伸一步来说,便是一切文化艺术的兴盛都有待文学的复兴。但文学的价值今天以另一种方式让人们认识也是必然的。詹姆斯·赖斯顿说19世纪是文学家的时代,20世纪是新闻记者的时代。21世纪则是多媒体齐头并进的时代。在文学期刊不景气的同时,还反衬着一些畅销书的畅销,动辙发行5、6万、十几万,贾平凹的《病相报告》发行了15万册,池莉的《有了快感你就喊》发行了20多万就是个例证。而《白鹿原》累计发行到了近百万,更是说明了纯文学的市场效应。文学期刊虽说有可观发行量的屈指可数,但毕竟还有一些以其自身的号召力挺立在市场上。这样看来,历史又给一些有事业心的文学期刊的办刊人施展其本事的一个机遇,重要的是要调整好自身刊物的生存环境,兴利除弊、各显其能。 热销与脱销的启示 《北京青年报》曾连载过《北京文学》上发表的报告文学《从分数重压下解救出来的少年英才》,加之辅以贾平凹这样有号召力作家的作品就让刊物本身的发行数也沾了光,那一期期刊竟然在市场上出现了脱销的状况,很让人感到意外。过去许多入对文学期刊侧重刊登报告文学感到有些不适应,但今天来看,在文学期刊中,也许只有报告文学能和社会现实接上轨。但题材需要调整,如每期都能登出切中社会命脉的作品,就会引起媒体的关注。《北京文学》近两年多来的报告文学更是因为题材切中百姓关心的热点话题引起广大读者和社会各界的浓厚兴趣,几乎每期的报告文学刚一刊出就被各地报纸争相连载,2002年第5期的《从分数重压下救出的少年唤才》和2003年第6期的《老年悲歌——来自老父老母的生存报告》两篇报告文学,还直接引发了读者的争相抢购,推动了这两期杂志在全国的热销乃至脱销,这在当今全国同类文学杂志中也是没有过的。 《北京文学》发行量成倍增长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文学期刊发行量逐年下降这种现实,已经不是新闻,相反,文学期刊的发行量回升,肯定是文学界的新闻,因为这种情况在文学期刊界几乎是凤毛麟角。《北京文学》随着内容的革新与发行管理的跟进,发行量却已经连续两年回升:2002年《北京文学》的固定订户比2001年却增加了12%左右,2003年的订数比2002年又增加了34%。加上零售,《北京文学》目前的实际发行量已经成倍增长。 在《北京文学》原创版逐渐赢得读者和市场认可的同时,2003年1月,《北京文学》杂志社在经过周密的市场调查又创办了选刊版《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同时原创版标名为《北京文学·精彩阅读》,从而使《北京文学》由原有的一本杂志变两本杂志。《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由于在版式和内容上进行了适应现时代读者阅读的思维转换,一进入市场就受到了读者的普遍欢迎,加上精选的最新最好看的中篇小说佳作,正不断抢夺市场吸引读者,成为文学选刊中的一匹黑马。为了切实的开拓市场,《北京文学》适时地成立了有10多个发行员组成的自己的发行部,主管领导亲自来抓,除了每期将《北京文学》两刊推到市场上,还兼顾了一些兄弟期刊的发行。这个事实使《北京文学》相信不存在大刊小刊,只要办得好,有影响力,你就是首屈一指的。

主办: 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 Copyright ◎1997-2017
技术支持,电子版全球营销龙源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京)字066号
京公海网安备110108001919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京ICP证060024